ӮƱʴ_袁军鹏:科研诚信建设永远在路上

知名科学家实名举报其他科学家科研不端,成为中国网络舆论场热议的话题。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都是非同小可的事。ӮƱʴ涉及到的相关机构,需要给公众一个说法,修复社会对科研工作的信任与支持。

这次的举报事件尚需要等待专业机构的调查,我们还不能下判断。但整体而言,科研诚信问题是世界各国科技创新面临共同的难题,中国也不可能避免。1981年3月,美国国会就生物医学领域发生的科研不端行为事件召开了第一次听证会,标志着科研不端在美国开始走出科学共同体自控范围,进入到政策解决的层面,逐渐成为各国政府科技管理的重点。

ӮƱʴ各国因科研不端而导致严重后果的例子不枚胜举。ӮƱʴ2018年10月,哈佛医学院及其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公布,拟从多个医学期刊上撤回皮艾罗·安维萨(Piero Anversa)的31篇论文,心肌干细胞学科17年的发展一夜坍塌,整个研究被引入歧途。

特别是20世纪以来,科研成为一项政府、产业、基金会等支持下由大学、研究所等机构具体执行的复杂社会活动,个别科研人员的不端行为将对科研整体形成伤害。

我国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重视科学界的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2005-2006年间先后出现的韩国“黄禹锡事件”和我国“汉芯”事件,促使有关部门更加重视并全面加强了科研诚信建设工作。

根据对中央及部委发布的108份科研诚信有关文件(截至到2018年)的统计,近12年来就发布了82份,发文量骤增,接近指数性增长。2018年5月和2019年6月,中办、国办先后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从顶层对科研诚信治理提出了制度设计。2019年10月,科技部、中央宣传部等20个部委联合发布《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规则(试行)》统一了对不端行为概念的界定、认定方式,规范调查程序和处理措施。

科研诚信是科技创新的基石,为防治科研不端行为,至少还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可以推进:

ӮƱʴ第一,进一步制定有中国特色的科研诚信规则体系。科研与社会的紧密结合使得科学共同体自我约束存在利益冲突,必须引入外在的具有公信力的规则体系。建议政府、科学共同体加强研究,吸收国际经验,继续制定与国际规则兼容又有中国特色的科研诚信规则体系。

第二,完善科研不端行为调查处理机制。在《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规则》基础上,梳理各科研不端行为表现形式,界定不同类型机构的调查处理制度,加强调查处理人员配备与培训等工作。建议在国家层面设立科研诚信建设委员会,调查处理重大的科研不端行为。各科研机构建立一个常设机构,对出现的科研不端质疑及时进行调查处理。

第三,加大对科研不端行为的惩戒力度。对于明显的、有据可查的和容易认定的问题,一旦查实,必须予以整饬。惩处科研不端要坚持“全覆盖”“零容忍”。

第四,加强科研道德、诚信及伦理教育。充分发挥科技工作者自律和科学共同体有效自治与监督的作用。

ӮƱʴ我国科研诚信建设在工作机制、制度规范、教育引导、自律约束和监督惩戒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仍然任重而道远。科研诚信建设永远在路上。(作者是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